• 2007-01-08

    走在流坑

     

    早晨从清脆的鸟鸣中醒来,春夜的喜雨把这一片青砖灰瓦的村落浸淫得更加骨格清凌,一弯乌江潺潺流过,这千年的山乡便有了几分水性的温柔。

    穿行在那鹅卵石铺就的小巷中,仿佛穿行在时光的隧道里,几个世纪一回眸,那廊院、那柱石、那砖雕、那木刻包括那一垛垛的院墙,虽然斑驳却传神地折射着那个时代的生活状况,那些穿着长袍留着长发的人们过的是怎样一种悠闲清雅的生活,哪怕是一缕窗花,他们也打造得芝兰生香,百兽兴旺。而今日的我们面对如此精致的门楣壁画,脚步依然匆忙。

  • 2007-01-05

    回家

    在电话里说要从景德镇赶过来,知道他最近很忙,于是说想和芽儿一起出景德镇看他,其实心里真是想过去,实在这次过于匆忙,怕不能成行。等车的时候接到雨的电话说已经在景德镇的车站等着了,偏偏火车晚点,让他在车站傻等,心里焦躁得不行,一点耐心也没有了。车行至景德镇,天已经黑透了,车快开动时看见一个清朗的身形,估计是雨,刚要冲下车去,他已经走上前来,递上来的是一罐瓷瓶绿茶。然后他在车下,我们隔着车厢说话。他还是那副美少年的模样,眉目之间依然俊朗清秀,光洁的前额上留有一缕卷发,我对他的记忆还是停留在年少时光,他这张脸会总会让人怀想青春岁月里许多难忘的往事……,只是现在他这样子站在眼前,脸色平

  •     每年除夕之前,在我们家乡家家户户都要包好萝卜饺子,正月里客人来访,饺子是每家必备的招待佳品,热乎乎地端上来,温暖而美味。到了冬天的萝卜是甜的,水分足,萝卜洗净之后,用削子削成细细的长长的丝状,再放到大锅里将萝卜熬熟,挤出水分后就可以调料了。在我们家老爸只负责这一项工作,要调入细细的葱花,小虾米,切成小方丁的香菇,然后再放油盐酱等一起调匀,人家都说众口难调,但老爸就有这个本事每次调的馅料总是能让一家老少满意的。老妈的任务就要重些,和面,擀面,组织我们一起包好,然后交给老爸蒸出来就OK
  • 2007-01-05

    米酒

        过不了多久,就该过年了吧,妈妈在家又该忙碌了吧,再过个把月,家里的楼顶上应该又要挂荸萁(这两个字不知道对不对)了吧,好像超市卖的荸萁削好了皮,但是吃起来涩涩的粘粘的,很不入口。家里的做法是挂起来,风得有些干了再抓一把做零食,咬起来很是甘甜爽口。门后面会存放买好的甘蔗,家乡的甘蔗翠甜,不象这边的皮那么厚,到过年的时候都是入了窖的甘蔗,不仅好吃,据说还败火。就是都比较懒,姊妹四个打麻将输了的,就罚刨甘蔗去……自然还有种种的吃食,按照家乡的风俗,都会在过年的时候热热闹闹地摆放起来,尤其妈妈酿的米酒,那女儿肯定是不会喊酸的啊……
  • 2007-01-05

    叶子

    不知道男人看了这样的信,心里会不会很柔软,很温馨。有一句话说男人的身体在哪里,心就在哪里;还有一句话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。不知道男人在这样的命题前会做何选。其实女人可能也一样吧,就象叶子,但叶子只选择默默地爱着你,她甚至都不敢奢望那一场翠绿鲜嫩的芹菜雨……

     

  • 18点多,我到家,女儿已经去老师家补课了。饭热在饭煲里,菜好像才用微波炉转好不久,洗澡水也在烧着。

     

  • 2007-01-05

    做个书生

    混迹在“御用文人”的行当里当差,经常炮制那些领导讲话,调查视察报告,写得我头晕脑涨,常常都会提不起摆弄文字的兴趣。好不容易主席会,常委会一道道关卡通过了,终于长出一口气。有个把领导从我身边经过,只要那么淡淡一句:天下文章一大抄,只要胶水和剪刀。就让我更加彻底明白自己辛辛苦苦制造的其实不过是垃圾,白白玷污了那些漂亮的白纸。

     

  • 2007-01-05

    湖面依然平静

    眼前的微风轻掠过湖面,点点微波鳞鳞,山在远处留下一抹青黛,天尽头勾勒出一个绵长的背影,烟雨朦胧。我们闲闲地谈着天,很多很多的话,我们总在一起说,但有些话,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让它说出口。其实你也不会说的,就象我一样,我们是如此相象的俩个。
  • 2007-01-05

    在路上

    正是午休时候,宽阔的公路上只有我们这一辆车,也只有我们两个人。你没有打开音乐,静静地分享这在一起的难得闲暇。多少年了,我们只是俗世中的彼此,有共同的趣味,共同的默契,还有共同的责任……在尘世的风雨中,各自怀抱着一个温暖的家,可以憩息挡雨。但我知道,有些隐痛的伤口,还是要在你关注的目光中悄然愈合。就象此刻,你知道我必定会喜欢这晚秋的美丽,也知道我必定会珍惜这短暂的共处的美好。没有其他,只有我们两个,一起共赴这肃杀之前的盛宴,忘记身外的喧嚣与烦躁,四周一片寂静,在高天之下,静静地和时光一起停留。

  • 2007-01-05

    家的感觉

             我是在机关大院长大的,从来日子就过得很热闹的,吃饭到食堂排队去打,冬天挤到大人的办公室烤烤得通红的炭火,夏天和大家一起搬分到的溜圆的西瓜。小时候对家没有概念,以为机关就是自己家。后来机关给我们家分了房子,而且很大,楼上楼下房间有很多,大概机关照顾我家是多子女家庭,特别优惠。这才明白家其实是只和自己家人住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