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4-15

    还是无题

    这段有点忙,接连参加了两个展览会,有点累,最让人疲累的是在路上,从我住的地方到龙阳路的会展中心,要乘947到中山公园地铁站,到龙阳路站下,再搭乘免费班车去展厅,基本上730出门,要到930才能到达。高峰时段无论是公交还是地铁都是对体力耐力和承受力的大考验,我这样灰头土脸的中年妇女也就罢了,可怜的是那些正值青春年少的小姑娘们,打扮得花枝招展出门,经过公交车的大拥挤之后,早已是花颜失色,而且吵架斗嘴恶言相向更是常事,就是那些衣冠整齐的大老爷们也动不动就和女人一样吵上两句,看得人真是无奈。难怪上海小姑娘找老公总提有房有车的话题,生活这么辛苦,要求能不高吗?但问题是有钱的男人不仅同样要求高,还MS也是稀缺资源。

     
  • 2008-04-12

    无题

    王安忆笔下弄堂生活的描写很吸引人的,狭小的生存空间,活泼生动的人情世故邻里纠葛家长里短,上海女人的精明与善于操持都在她笔下,写的是当代上海人的故事,但看着仿佛很久远。

  • 2008-02-29

    努力去奋斗

    32集的《奋斗》经过几天的努力,终于看完了。不得不说这是一部非常好的片子,在描述当代人的情感与生活的同时,带给了我们很多思考,故事本身青春活泼情节曲折,情感生活的抒写感人而且动人。片子中的几个男女主人公真实感性,让人喜欢。

  • 2008-02-18

    琐记

    在外面的时候总是惦念家乡,回到家乡才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家乡已经变得让你不适应了。生存环境自然是不能和大都市相比,上海的好处也在这个时候分明的显现出来。不变的是对家乡的亲人朋友的惦念,在他们身边的那种闲适舒服是上海所没有的。

  • 2008-01-12

    玩冰

    在nober大哥那里,看到他两张冰面的图片,突然想起来很多年前的往事,遂记录下来。

    1976年冬天,我爷爷去世,父母带着我和年幼的弟弟回老家奔丧。在我家的长辈当中,我只保存着对外婆的亲切记忆,外公是母亲还未出世就撒手西去的,奶奶也是我父亲尚年幼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,虽然我知道家里还有个爷爷,但几乎没有印象,父亲参军后留在了城市,他和大伯一家一直生活在老家,只听母亲说过,我出生的时候他老人家叹了一口气:唉,又是个丫头。而弟弟出世的时候老人闻讯提了老母鸡等营养品前来慰问。
    ...
  • 2008-01-09

    在车上

    上海的公交本身就拥挤,碰上急脾气的司机急刹急拐的情况也是常有的事,不要说是老人就是年轻人也会坐的很晕。优惠政策一出台,出来乘车的老人多了,跌跌撞撞的看着也真是吃力。但尽管是优惠了,但还是存在问题,我碰见的这一幕就是如此,老人以为优惠了,但其实在这种时段是要出钱的,但心有不甘,优惠没享受到气肯定受了不少。

  • 2007-12-05

    瞬间与永恒

    时光如水,待回头看时就会发现其实有很多的记忆是很珍贵的,快乐与忧伤充斥着过往的岁月,即使你不愿想起,也是真实存在的。清竹妹妹出的题目,在想起来的时候觉得确实有很多个瞬间,让人难以忘怀,只是提笔之际不知道从何写起,昨日翻看老照片,突然想起多年前的往事,那短短的一瞬,因为定格在时光的底板上,一直留存着。

  • 2007-11-22

    果肉

     桔子皮洗净晒干可以卖到药店,这些事情我在小时候就知道了,因为跟着外婆上街捡拾桔子皮的记忆始终没有忘,晒干之后又颠颠的一路小跑着卖到药店的快乐也还在。而且小时候经常有大人送水果罐头给外婆,通常打开之后外婆都是笑眯眯的看着我吃,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些水果罐头的香甜,有梨,苹果,当然也有桔子的,在物质匮乏的年月,这些东西真的就象宝贝一样。

  • 2007-11-12

    晒一晒老照片

          这些老照片,心情好的时候拿出来晒一晒吧。
  • 2007-11-05

    烹饪这件事情

          尽管如此,家中若有客人,上厨的还是老公。他擅长烹鱼,最拿手是红烧鸭子,每次他烧鸭子,总是会被一扫而光的。女儿每次提起,就心里暗暗盘算做一回鸭子。但平日总是忙,来不及弄,总是礼拜天多做点慰劳慰劳小姑娘。昨天也是如此,想起来的时候便买了三黄鸡和白鸭,熬好鸡汤给女儿喝之后,也试着烧鸭子,学着老公的方法切得小小的,飞水过油,放入各种调料,生姜大蒜八角茴香料酒醋酱油白糖等等,一起大火小火的烧,等到香味已经很浓了,觉得应该可以了,夹起一块,叫来女儿尝过,女儿点头说:不错啊。赶紧又问:比你爸烧的怎样?差不多吧。丫头瞄了我一眼,边吃边认真地回答:那可不同,差很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