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05-26

    静夜

    昨晚回到家,女儿已经去老师家补课了,垃圾袋里有克里斯汀的包装袋,估计她又是以面包做了晚餐,那条新买的连衣裙已经下架,应该是穿了那一套出门去的。一个人胡乱吃了点东西,来到窗前,夜已经很黑了,风很清凉,四周的灯火也已经点亮,这个繁华的都市,在夜晚来临的时候,越发散发出炫目的美丽,车水马龙,五彩霓虹,在这样夏天,夜是活跃迷人的,流光溢彩,风情万种。但我却始终有些落寞,如果不是心爱的女儿在这座城市,那热闹与繁华与我自是无关的。远离家乡已经4个年头了,那种没有依凭的感觉依然如影随形,只是欢乐的时候淡些,寂寞的时候就又深重起来。

  • 2007-05-25

    琐记

          现在一想,这种绢豆腐,其实在我们家乡就是担在担子里面买的豆腐花,夏天的时候,每天早上有人担上门叫卖,我们家通常的做法也是烧汤,当然还可以趁买来的豆花热腾腾的时候,加入白糖,搅拌之后再喝起来,滋味也很是不错的……
  • Nober大哥前几天撰文我的1979——谨以此文纪念恢复高考30周年,读后引发了无数感慨,高考,对我们来说都曾经经历过,虽然事隔数年,但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的那种紧张依然历历在目。1988年我参加高考的那一年,觉得天气特别的酷热,临考前的那一晚,我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难以入眠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,却一点睡意也没有,最后只好背诵诗词,从苏轼到李清照,从李白到柳永,脑子里不停的翻腾着这些词句,直至第二天清晨,根本无法入睡。现在分析起来,当时紧张是一个原因,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是基础知识不够扎实,对自己没有信心。这么多年过去,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,人生的前途命运就握在那一刻,想不紧张都不行。当然也很后悔年少无知的时候,没有刻苦学习,真的,人的一生能够专注于学习的时间就在那些美好的青春年华,但那时候总是满脑子的胡思乱想,憧憬未来,现在才明白,未来不是想象来的,是不断进取才会有的,虽然说现在提倡终身教育,但学业完成的好坏决定了起点的高低,这是很不一样的。

  • 2007-05-19

    电脑罢工

           每天早上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,之后才能开始一天的工作。但今天早上打开电脑之后跳出来一个蓝屏,上面写的英文是unkown  hard  error。于是重启,重启之后依然如此,又拔掉电源重来,开机后点F8进入安全模式,还是这样的结果,我平时从不上乱七八糟的网站,只浏览新闻,然后就上BUS看博,应该是属于最本分的上网一族,可就这样电脑也出状况,而且这次的情况好像比以前的都要严重,之前电脑出问题只是网速慢,或者不断的有插页进来之类的烦恼,但类似于今天这样根本开不了机,还是头一回。
  • 2007-05-08

    妈妈的咸菜

        这篇文章是多年前的旧作,写的时候女儿还在呀呀学语,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,好像还是喜欢妈妈做的咸菜,虽然知道咸菜的营养价值不高,多吃对身体无益,但还是喜欢。只是现在比从前挑剔了,现在只吃妈妈做的咸菜。
  • 2007-05-06

    这几天

         五一节也快过去了,放假的好处就是可以和女儿一起睡到自然醒,因为平日里的忙碌,更觉得能够睡饱觉是一种幸福。如果有一天,不需要这样努力工作了,可以天天这样子猛睡,估计又会觉得索然无味了吧。
  • 2007-04-29

    祈祷

          今早很早过来,边处理手头的杂事,边上朋友们的博客,在朝拜的博上读生命中的精灵时,还在为他女儿生日高兴,忽然笔锋急转看到了寻人启示的转贴,心里一下子就难受起来。再找到中溪的转贴,翻到了那篇寻找丢失儿童-彭乐,也忍不住留了言。不管是真是假,也不去想为什么会有人拿这样的事情来做文章。做为一个孩子的母亲,我深知养育的艰难。善良的人们,在心里为他们祈祷吧,希望照片中这个可爱的小男孩——平安无事,能够早日回到父母的怀抱。
  • 2007-04-27

    欢欢它们

        正好是春天,万物复苏的时节,乐乐长高长胖之后就开始四处乱窜,经常跑到离工厂很远的地方撒着欢的乱跑。为此,特地在厂房后面的空地边垒了一个小窝,把它两个关在里面。关住之后,两只小狗都不怎么吃东西,终于还是不忍心,就放了出来。然而没多久,乐乐就不见了踪影,几天没有回来,我们于是推测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,这么肥壮的小狗,又喜欢到处疯玩,难免出事。心里难免有些伤感,这也是我这么多年不赞成养动物的原因。
  • 2007-03-30

    日记又一则

          今天很平静,一切照常。生活还是按照既有的轨迹运行,没有太大的欣喜,也没有什么波澜,这样挺好,经历过了,就喜欢平淡的生活。只是还有期盼,因为人不能满足的是心。
  • 2007-03-29

    日记一则

    今天运气也不错,上车就有座位,于是打开随身带的余光中的《高速的联想》,又读一遍那篇喜欢的《听听那冷雨》,“只是杏花春雨已不再,牧童遥指已不再,剑门细雨渭城轻尘也都已不再。然则他日思夜梦的那片土地,究竟在哪里呢?”还有“一打少年听雨,红烛昏沉。雨打中年听雨,客舟中,江阔云低。三打白头听雨在僧庐下,这便是亡宋之痛,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”这些优美的句子,如诗般含蓄隽永,韵味悠远,还有浸透期间的浓浓的故国家园。就象那些可以反复吟颂的千古佳句,每看一遍,熟悉的文句在眼前,依然还是回味无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