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05-29

    梅宝(二)

    就象经历了一场严霜的摧残,20岁不到的梅宝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,那个活泼俏丽的小姑娘沉默了。虽然那个钱亮被贬到了下面的某个乡镇,梅宝也换了个单位,但是,这么小的县城,这样的事情就算在普通人家也容易招来议论,何况梅宝的妈妈还是本县那么大名鼎鼎的女强人,本来就惹人注意,现在她的宝贝女儿出了这样的丑事,自然幸灾乐祸者有之,添油加醋者有之,造谣生事唯恐天下不乱者有之了。很长的时间之后,当梅宝终于可以重新收拾心情打扮自己的时候,走进单位还是让人眼前一亮的,但人们在夸赞她的时候语气就轻浮得很了,梅宝并不理会,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也渐渐明白,过去的一切并不是人生的全部,即使已经是错,她也想从头再来。但很快她就发现她的努力有点艰难,已婚的男人即使想接近她,态度也是暧昧的,未婚的男人虽然也和她来往,但只是朋友而已,关系若再想进一步深入便打了退堂鼓。这让梅宝开始越发的怜惜自己,她不断的修饰不断的装饰得光鲜靓丽,看着周围那些嘴馋而虚伪的男人内心里不由得冷笑。几年之后,她妈妈从职位上退下来,天天守着女儿过日子,得到妈妈关心照顾的时候,梅宝的心里反而生出怨恨,若是当初母亲有这样关心这样的守着自己,事情也许就到不了那个地步了吧。愤恨之余,梅宝搬了出来,要了单位里面的一套小房间,独自生活。

  •    寒假林帆去商县开教改研讨会,指望能碰见容强,但是遍寻不见踪影,会议结束那天,在饭桌上忍不住提起来,说有一个同学在你们县,叫容强,认不认识。当时商县几个中学都有人在,都摇头说没听说过。林帆咬了下嘴唇,就是你们县经贸委方主任的女婿。

          没有啊。有人说。

          不对呀。方主任的女婿姓罗,是财院毕业的。有和方主任相熟的人说。

        林帆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,那道名菜清蒸鲫鱼吃到嘴里滋味全无,心中疑云顿起。

        一回到三阳县,林帆就直奔了县教育局人事股,一查容强的档案还在,人事股长抬头淡淡地说:这人是你同学啊,91年就突然失踪了,连个招呼都没打。

          林帆拖着一身的疲惫往家走去,内心里极其苦涩,这么多年一直以为容强做了经委主任的乘龙快婿,没想到他根本就没调出过三阳!她打了个电话给张明,张明正在开会,压低了嗓子说他不知道,并说过一会儿打过来。林帆呆呆地放下电话,脑子里只剩下了电话的忙音。

  •    秋阳高照的时候,容强来到了东乡。当一身红底蓝条的运动服,脸刮得干干净净的容强出现在初二(1 )班门口时,林帆熟悉的那个英俊自信的容强又出现了,她惊呼一声“噢”,俏脸羞涩得飞上了红霞。

        东乡的人还没见过这位漂亮的女教师这么高兴过,一下课,两个人便手牵着手一起回到林帆的小屋,直到吃中饭时才又挽着手出来到全乡最好的“三鲜饭馆”找了一个靠窗的角落坐下来。当这两个年轻人走过那几米宽的石板街时,行人情不自禁地注视着,他们长身玉立的身形简直就是一道风景,甚至有妇人丢下锅铲跑出来张望。当初两个人在师专时出双入对就从不曾在意过别人艳羡的目光,东乡人的反应两个人都丝毫没有在意,旁落无人地在饭馆坐下,要了一桌容强爱吃的菜,林帆还为他叫了一瓶当地最好的“三阳大曲”,自己倒了一小杯,对饮起来。

  • 人生关键的两步路,林帆都走得很失败.

     高考前的那天晚上林帆紧张得整整一夜都无法强迫自己入眠,第二天在考场上急得汗连手臂都打湿了,结果强差人意地进了师专,也就是同学们笑谑的“稀饭专喝学校”(师范专科学校),成了大学生中的“末等公民”,与考入名牌大学的高中同学距离就此拉开。

  • 2007-01-20

    老婆

    松已经忘了当初是怎么认识灵的,他只记得灵的那双大眼睛一下就让他心不在焉了,公交车已经到站,他竟然忘记下了,这对他这个一米八的大帅哥还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。

    好在县城比较小,没过多久,在迪厅蹦迪的时候上,他就遇见了她,一问之下,原来就是他上班的机修厂边上的纺织厂的。两个人很快热络起来,同样年轻,同样有漂亮的外表,又都是工人阶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