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8-28

    陈年旧事

    18年前,女孩还在读大学的时候,没有来由的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位男生,不仅是因为男生长得细皮嫩肉,白皙清秀,同时还是校体队的短跑健将和演讲比赛上的常客。女孩喜欢男孩喜欢得毫不遮掩,不仅班里,年级里乃至全校都知晓。这让她的班主任很痛苦,女孩喜欢男生,而班主任喜欢女孩,世界上感情的错位大体如此。

  • 2008-01-12

    玩冰

    在nober大哥那里,看到他两张冰面的图片,突然想起来很多年前的往事,遂记录下来。

    1976年冬天,我爷爷去世,父母带着我和年幼的弟弟回老家奔丧。在我家的长辈当中,我只保存着对外婆的亲切记忆,外公是母亲还未出世就撒手西去的,奶奶也是我父亲尚年幼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,虽然我知道家里还有个爷爷,但几乎没有印象,父亲参军后留在了城市,他和大伯一家一直生活在老家,只听母亲说过,我出生的时候他老人家叹了一口气:唉,又是个丫头。而弟弟出世的时候老人闻讯提了老母鸡等营养品前来慰问。
    ...
  • 2007-11-12

    晒一晒老照片

          这些老照片,心情好的时候拿出来晒一晒吧。
  • 当然更想念的是小城里很多温暖闲适的时光,象这样舒适的季节,阳光晴好的时候,长假双修的日子,太阳照在身上有暖洋洋的感觉的时候,也不会去挤长途出游的热闹,也不去凑麻将桌子,也不会约会朋友。家里事情都安排妥帖了,和妈妈一起带上小朋友们去到南河公园,坐在草地上晒太阳,看小朋友们跳来跳去的欢闹,高兴了跑到我身边来喝点饮料吃点水果,想起来还带着语文课本,于是在阳光下一本正经的朗读:秋天到了,天气凉了,一排排大雁往南飞,一会儿排成个人字,一会儿排成个一字……得到表扬之后心满意足地又跑去疯玩,跳蹦蹦床打气球荡秋千。太阳稍稍有些西斜,小朋友玩得有点累了,就一起去吃重阳楼前吃热腾腾的萝卜饺子,皮薄馅足,叫上5块钱,蘸点醋,两大盘很快就抢个精光。

  • 2007-06-15

    端午

    当年的乐安江还是很丰腴的,河岸边也不时有洗衣的妇女,也不时的有船橹摇过,端午的时候十几条龙舟也可以竞技。那天真的是热闹极了,妈妈也带着弟弟来了,我们一起挤在高高的坝垛上看比赛,漂亮的龙船上穿得齐斩斩的舵手,按照各自的号令划着整齐划一的动作,冲开面前的水波,拼命的往前驰去,还有对阵双方喧天的锣鼓声,各村助威人群的欢呼声响彻两岸,加上岸边黑压压看热闹的欢乐的人们,实在是一派喧天动地,愉快非凡的景象。黄昏时分,比赛结束,我自然是不记得哪个队夺了大赛冠军,人们兴奋的议论着慢慢散去,但我只依稀记得天边那一轮红日渐渐西坠,万丈霞光撒向江面,水波荡漾处,端的是波光粼粼,那一种阔大绚烂的美丽可真是动人。

  • 2007-02-27

    大概在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上映了一部轰动全国的影片《少林寺》,我第一次的追星就源于这部电影,后来又有一本书写的是一个名叫海灯法师的传奇僧人,让人一下子就生发了要习武的冲动。而最让人心动的是有一本书《射雕英雄传》,父亲不知从何处借得,还是薄薄的简印本,只有开头的几回,写到郭靖无意之中杀死铁尸陈玄风,就没有了下文,当时对我们来说,那简直是天书,在面前推开了一扇神奇的武侠之窗。也因此那段时期满脑子的武功侠义,正好相隔不远的李叔叔家有个和弟弟年纪相仿的儿子,也是二轻系统的职员,和弟弟相约每天早起晨练,我因为当时的尚武精神,也毫不犹豫的参加进来。于是,每天早晨才5点多,天还是蒙蒙亮,三个小伙伴就从家里出发往登高山跑去。

  • 2007-01-16

    手联社

        厨房那时也因此是充满乐趣的地方,放假的时候,我们就天天在机关里厮混,机关那么大,我们玩捉迷藏的时候把所有隐密的角落都扫了个遍,发现了食堂里有很多好玩的袖珍小碗,点点大,小巧玲珑,我非常喜欢,等下午大人们都在前面办公,小陈叔叔又出去办事的时候,我们就偷偷潜进食堂,去偷那些小碗,也真是本事,慢慢地把那些小巧的玩意儿都收入了囊中,但是因为怕父母知道,东藏西放的,把玩一阵之后那些小东西很快遗失了,只是过了一把瘾而已。那个时候胆子也大,又有伴,两个人一起哪里都敢去。机关大院子底下有一个防空洞,挖在地下,我们居然找到了入口,还两个人慢慢的爬了进去,里面黑漆漆的,什么也没有,只是暗道很长,我们摸索着走了一阵,暗漆漆的终于有点怕,沿原路返回了。爸爸知道后,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过于责罚,反而在一个休息日,带上一个大手电,陪我们一起下了防空洞,里面果然还是什么也没有,但因为爸爸在身边一点也不觉得害怕了,长长的通道尽头是院子西边的深井,我们拉住爸爸的手,探头下去看时,觉得井底幽深幽深的,而且还有一股白烟缓缓地飘上来。